您现在的位置是:“通达系”百万快递员生存状况调查 >>正文

“通达系”百万快递员生存状况调查

欧美猛交XXXXX无码黑寡妇8162人已围观

简介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财经十一人 (ID:caijingEleven),作者:刘建中 陈汐,编辑:马克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2月15日凌晨4点左右,浙江宁波中通快递分拣中心,60岁的孙师傅突然扑倒在面前的...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财经十一人 (ID:caijingEleven),作者:刘建中 陈汐,编辑:马克,头图来自:视觉中国


2月15日凌晨4点左右,浙江宁波中通快递分拣中心,60岁的孙师傅突然扑倒在面前的包裹堆上。几分钟后工友发现异常,送医后不幸离世,死因为心脏骤停。由于超过法定退休年龄,且未缴纳工伤保险,孙师傅不能被认定为工伤死亡并获得相应赔偿。


孙师傅的猝死引发了舆论对高龄劳动者权益保障的热议,但快递员这个职业,需要关注的远不止是高龄劳动者。快递员和曾经成为舆论焦点的外卖骑手、网约车司机一样,是我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,但在便利他人的同时,快递员自己的生存状态却让人担忧。


快递行业分为直营和加盟两种模式。直营模式的快递员待遇较好,有五险,有加班费。顺丰控股(002352.SZ)、京东物流(02618.HK)是直营模式的代表。


而加盟模式中,快递员待遇较差。中通快递(02057.HK)、圆通速递(600233.SH)、申通快递(002468.SZ)、韵达股份(002120.SZ)、极兔速递是加盟模式的代表。


极兔速递收购了曾经的百世快递,百世快递原名百世汇通。因为百世汇通的名字里面也有一个“通”字,所以下文称这五家为“通达系”快递。


中国邮政快递报社发布的《2019年全国快递从业人员职业调查报告》显示,从2016年至2018年,中国快递员数量增长了50%,截至2018年底,快递员总数超过300万人。


我们查询了“通达系”四家上市公司的官网和财报,四家的员工和外包服务人员总数超过120万人。极兔相关人士透露,其全球员工和外包服务人员超过30万人。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,都是一线快递员。


本文采访调研的重点,正是“通达系”的百万快递员群体。


“通达系”创业初期融资困难,发展受限。它们利用高利润吸引加盟商入局。2019年之前,快递行业高速发展,加盟商们赚到了钱,快递员的收入和待遇也不错。当然,由于业务扩张过快,很多加盟商每两三年就要换一个更大的场地,投入更多的设备和车辆。不少加盟商说,这些年赚的钱,又都投了进去。


随着快递网络逐渐成熟,快递公司的地位日益稳固和强势。加盟网点的业务高度依赖快递公司,加盟商成为了“通达系”的附庸。2020年之后行业竞争日益激烈,“通达系”加盟商和快递员的日子越来越难。


顺丰和京东,追求高质量服务,消费者满意度较高。而“通达系”公司,更侧重于以价换量,把低价作为核心竞争力。“通达系”80%以上的货源来自电商平台。平台上的中小商家对价格非常敏感,谁便宜就用谁。


“通达系”激烈竞争,谁的价格低,就能获得更多的订单,就能占据更大的市场份额,就能形成规模优势,就有更高的毛利率。更高的毛利率意味着有进一步降价的空间。这是竞争的内在逻辑和原动力。


“通达系”快递公司激烈竞争市场份额,但又不想牺牲利润。以韵达为例,2021年净利润15.0亿元,高于2020年的14.2亿元,2022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与2021年同期持平。中通和圆通2022年前三季度净利润创历史新高,分别为45.3亿元和28.1亿元。申通2022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为2.0亿元,也是2020年以来的最好水平。极兔未上市,数据不详。


“通达系”公司利用自身的强势地位,从产业链每个环节挤出利润,罚出利润。2020年之后,快递公司不断单方面改变费用标准,增加各种考核,降低快递员派送费用,增加罚款项目与罚款力度。多个资深业内人士给《财经十一人》算了账,罚款可以占到多家快递公司净利润的一半以上,有的甚至超过净利润。(详见尾注)


在“通达系”,由于总公司给的派送费用不断降低,罚款不断增加,以派送为主的网点大面积亏损。网点自顾不暇,快递员生存状态堪忧:劳动时间长、收入不高、多数人没有社保,而且几乎全年无休。


快递员是行业链条上的末端,是最不起眼的小人物。在行业生态恶化后,数以百万计的快递员就成了牺牲品。


《财经十一人》多次向通达系公司发出采访请求,截至发稿只得到了中通和申通的回复。

         

图1: 主要快递公司的市值(截至2023年2月23日)


一、愿意送快递的人越来越少


快递员不足让网点捉襟见肘,服务质量下降。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发布的2022年第四季度全国“最缺工”的100个职业排行中,快递员排名第三。2023年以来快递员尤其紧缺。在北京房山的几个网点,很多快递员过完年就没回来,现在到岗率不足70%。快递员不够,网点只能找人临时代派,价格几乎翻倍,服务质量也难以保证。


“通达系”采用加盟模式,总公司和一级加盟商签订合同,而一级加盟商再和下级加盟商签订合同,层层递进。通过这种方式,“通达系”公司将人力成本、社保成本和用工风险从自身剥离。


窦立国从2008年开始做快递员。2010年受到触动,开始坚持做公益。2014年9月,在美国纽交所,他作为快递行业的代表站在敲钟台上,见证了阿里巴巴上市。


现在他在北京承包了一个网点,网点有大约30个快递员,10多个后勤人员。他说:“发招聘广告是过完年后网点老板的第一件大事,都缺人,都在招人。”一方面,总公司对网点的要求越发严格,之前10个人能干的活,现在得上12个人。另一方面,人不好招。


“我们这边打了招聘广告,一年花好几万。”他告诉《财经十一人》,很多网点每年要流失50%的快递员。他显得很无奈,“快递没啥技术含量,未来也没发展。70、80后是主力,90后不多,00后更少。”


采访中,很多网点负责人都谈起,年轻人不愿意从事快递行业。快递员工作不光鲜,还经常受委屈。快递员甚至被看作低学历人群的最后选择。不少快递员调侃:“少壮不努力,长大送快递。”


快递员的工作强度很大。以韵达快递为例,2021年韵达全网快递员数量为18.1万,当年派送包裹184亿件,人均派送快递10万件/年,平均每人每天需要派送快递278件。其实,在很多网点,一个快递员日送300件以上很正常。


快递员不仅要派送包裹,还需要揽收包裹,装车卸车、分拣、信息录入。所以工作12个小时以上是快递员的生活常态。


包括韵达在内,多家公司的快递员除了春节的几天,几乎全年无休。快递员往往早上6点半之前开始工作,晚上8点之后才能下班,中午饭就在外面凑合一顿。忙起来可能一整天没时间好好吃顿饭。2020年快递公司开始执行的“春节不打烊”又夺去了一部分快递员全年唯一的休息时间。


有些快递员还要承受身体上的痛苦。一个湖南快递员小哥说,冬天耳朵非常容易冻伤,因为骑着车带耳套会听不清四周的声音,会出危险。


然而,大多数快递员离职的原因不是辛苦,他们接受一天12个小时以上的劳动,也接受每月5000元左右的收入。一位中通的快递员说:“既然选择这份工作,就已经做好了吃苦的心理准备。”


一位圆通女快递员道出了快递员流失率高的原因。她在抖音里说:“击垮快递员的从来都不是那些风里来雨里去的辛苦,而是无理的投诉、无奈的赔货、还有看不起的眼神和态度。”


除了这些,各种不合理罚款是导致快递员流失更重要的原因。


二、罚出来的利润


网上有一段视频,一个快递员向家人大声哭诉:“妈,我不想干了,我今天又被罚了二百。”


一个极兔快递员说,你能想象一个月罚款1000多元的心情吗?本来就是入不敷出的家庭,舍不得吃穿。


更让快递员无奈的是,很多罚款非常不合理。一位极兔快递员说,在总公司的规则中,如果顾客在网络平台购物之后给物流差评(五星里面给四星以下算差评),快递员要被罚50元~100元。但是,很多顾客对物流不满,是嫌速度慢,这其实和快递员的关系不大。据了解,“通达系”各家都有类似的规定。


虽然不同城市不同公司的情况有所不同,但大部分“通达系”快递员送一份快递只能赚0.5元~1元。50元看起来不多,却是快递员派送50~100个包裹的收入。


一位韵达快递员说,顾客通过总部电话查询快件到了什么地方也会引发罚款。顾客查询后,如果3小时内不能送货上门要罚款25元。


多个快递从业人员说,各公司最近都出台了“时效签收考核”。不仅要求今天的包裹今天送到,而且要求几点之前要完成一个比例。比如,申通要求下午两点之前完成70%。时效签收率不合格,也要罚款。


这无疑会增加快递员的压力和罚款。这个考核对于乡镇网点尤其难以完成。中通某网点负责人给《财经十一人》展示的罚款单显示,2023年2月16日其所辖20多个乡镇里面能完成时效签收考核的仅有4个。


申通回复称:“针对末端消费者服务体验提升和服务质量提升,我们根据市场情况会制定相应的考核标准和要求,旨在进一步提升末端服务质量,同时提升我们末端服务环节的标准化和客户服务意识。”


“通达系”各家的从业者都说过,公司的很多规定不符合实际情况,不可能做到。做不到就给了公司罚款的理由。


比如,公司规定每天到货的包裹,签收率必须达到98%以上。但100个顾客里面,总会有几个无法签收导致无法到达98%。为了完成签收率考核,快递员只能先代顾客签收,明天再送。但如果被发现,就按照“虚假签收”罚款。多位快递从业者均反映,“虚假签收”是每月罚的最多的一项。


再比如,“通达系”规定,送货上门的快递,顾客本人凭身份证签字领取,字迹必须清晰,双方开箱验货确认无误,快递员方可离开。


对于一天要送300单以上的快递员来说,这无法做到,因为时间不够。而且,正如一位中通快递员所说,顾客也没时间和耐心验货,如果强行要求顾客拿出身份证并开箱验货,很可能得罪顾客,而顾客可以投诉快递员态度不好。


但快递员不按照规定操作,就会引发多种罚款。比如,顾客投诉商品坏了,除了赔偿,公司还要加罚;客户投诉商品没收到,除了赔偿,还要加罚。因为的确没有开箱验收,没有客户签字,快递员只能给顾客赔钱,被公司罚款。


一个圆通快递员说,明明送到了指定的门卫那里,但顾客说商品不见了,价值200元,也不给我看购物单。我只能赔偿,因为惹恼了顾客,投诉之后还要被罚款。


顾客投诉非常容易,但快递员申诉非常难。一位韵达快递员说,在公司规定的系统里面申诉,花一天的时间都不一定能成功。


“通达系”快递员都非常恐惧投诉。不同投诉内容,不同公司的标准不同,但罚款大多在50元~100元之间。罚款后,公司会要求快递员与客户沟通,不管用什么方式,一定要让客户满意。否则,回访不满意,会继续产生罚款。如果顾客投诉到邮政,罚款则高达2000元。为了求得原谅,甚至有快递员下跪的个案。


很多快递员都讲过罚款的经历和罚款之后的心情。一位快递员说:“那天早餐5点多就开始干活,干到晚上9点多,送了400多单,结果被罚了200元,一天就白干了。心疼钱,也心疼自己。老天为什么喜欢欺负小人物,明明非常努力了,怎么还这样?”他说,好想休息几天,希望生活能按下暂停键。


按“通达系”的规则,为了避免罚款,快递员必须听顾客的话。近期“通达系”又出台了让快递员向顾客要好评的考核,达不到要求的好评个数,也要罚款。公司可能是为了讨好顾客,但这种讨好方式却把快递员置于卑微状态,有物极必反的风险。


快递公司会设定服务质量KPI考核,逼迫网点完成,网点也只能逼迫快递员。下图是某快递公司黑龙江片区要求网点签的承诺书。其中第二条:“我保证2023年服务质量KPI排名前()名,否则我自愿接受()惩罚”,惩罚有五种:“(1)扣派费 (2)跪爬会场三圈 (3)剃头 (4)洗脚 (5)自主提议”。 



第一个选项“扣派费”,网点不敢选。哪怕一票扣0.05元,一个网点一个月最少要扣5000元以上,因为很小的网点每月也有10万票。其他选项就要网点承包者付出尊严,网点也只能要求快递员必须听顾客的话。


快递员在这种要求下,无奈、忍耐,忍耐不了就离开。有时,快递员没有控制好情绪,也可能和顾客发生激烈争吵,但这么做的快递员往往是想离开这个行业了。


绝大多数顾客是善良的,投诉也是无心的。在采访中很多顾客表示真不知道投诉会让快递员罚款那么多。       


当然,也有些恶意顾客,故意诬陷快递员。抖音有个很火的视频,视频中的快递员在历经周折,证明自己的清白之后,大声哭诉:“我一单就赚五毛钱,扔在地上都没人捡。”


有时小区保安不让快递车进小区,有时写字楼不让快递员坐电梯。


一位快递资深从业者说,尊重顾客,提升服务是没错的。但说服、教育、培训、习惯训练都是很好的方式。罚款解决不了问题,很多罚款其实就无法避免,罚了也没法提高服务。而且,就算罚款,数额也别那么重。


多位快递从业者均认为,因为所有罚款归总公司所有,这导致快递总公司偏爱以罚款代替教育和管理。罚款越来越重,罚款似乎不再是改进服务的手段,反而成了目的。


快递员是少有的全年无休的行业。外卖小哥可以关闭接单系统,休息几天,但快递员没有这种便利的选择。快递公司缺人手,不好请假;每人负责一个区域,难以找工友替班。快递员怕生病,发烧仍要工作,他们更怕出车祸,因为没有保险。


2020年以来,各快递公司都执行“春节不打烊”,这让一部分快递员失去了全年唯一的休息时间。


“财经十一人”向中通快递询问其“春节不打烊政策”的情况。中通回复说:“春节假期期间的寄递服务......是企业提升服务、服务民生的需要。在春节不打烊期间,中通保持了网络和服务的稳定,安排约30%的员工留守。”    


三、除了离开没有别的办法


统计数据清晰反映出快递员的生存状态。


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的《2021年度社会蓝皮书》显示,快递员较高的收入主要来自高强度加班。调查数据显示,快递员每周工作时间达到70.7小时。这意味着快递员不仅没有休息日,而且每天工作时间达到10小时以上。而且,2021年~2022年之间,快递员的工作时长又显著增长了。


其实,快递员收入不算高。快递物流信息服务商“快递100”发布的《2021年中国快递员权益保障问卷调研》(下称《快递员调研》)显示,54%的快递员每个月收入少于5000元(含),33%的快递员每个月收入在5000~8000元之间,8001~10000元的占9%,月入过万的快递员仅占4%。(图2)


图2:《快递员调研》显示的快递员薪酬分布情况


《快递员调研》显示,受访快递员最担心的问题是投诉罚款过多,近六成快递员每月被罚200元以上,27%的快递员每月被罚200元~500元,26%的快递员每月被罚500元~2000元,还有4%每月被罚2000元以上。(图3)


图3:《快递员调研》显示的快递员每月罚款分布情况


2023年刚过完年,韵达再次下调了派送费用。


不满派费下调的快递员除了选择离开,没有别的抗议办法。一位50岁的快递员说:“我们没有社保,没有未来,当体力被榨干,65岁以后怎么办?”


快递员不容易,而基层网点也非常辛苦。


四、基层网点老板同样辛苦


基层网点是快递多层网络结构的最下层,基层网点老板其实更像快递员,很多活需要自己干。基层网点的规则中还掺杂了各级上层网点的附加规则,所有规则的叠加,加重了基层网点的生存压力。


林强原在北京昌平当兵,转业后在南方某城市承包了一个韵达基层网点,现在雇佣了2个快递员。其实人员不稳定,很多时候只有1个快递员。


有一段时间,他的网点一个快递员都没有。那时林强还发着烧,一天只能睡3~4个小时。他由于身体原因干得慢,为了完成工作量,只能半夜就开始慢慢干,一个人分拣,一个人送件。


当问到韵达的“春节不打烊”政策如何执行时,林强说,在过年前两个月总公司开始扣留原本属于你的钱,就是每一件快递上面扣一毛钱建立一个春节保证金。然后,总部设定春节指标,根据指标达成情况返还这笔钱。


2021年春节,林强没休息,但没能全额拿回自己的钱。2022年春节,林强经过努力完成了指标,拿回了自己的钱,此外还得到了一笔春节奖金:218元。


基层网点老板普遍辛苦,但赚的并不多。2020年之前林强从上级拿到的派送费是1.2元/票,隔段时间就降一次,现在拿到的派费是0.8元/票。他知道这源于总公司压低派费。他现在给快递员也是0.8元/票,不赚钱。他还需要支付房租、车辆费用、电费。


当问到快递员最需要什么时,林强说:“需要保障。我们注册了执照,是个体经营。就是和总公司没有关系,如果出了事情总公司是不会管的。”


王慧承包了极兔在北方的一个基层乡镇网点。2022年10月,她派发了约两万件快递,派费约14000元;揽收快递约500件,揽收赚了约2000元。而来自上级网点的各种费用和罚款高达6000元。王慧的感受是,公司要求越来越多,罚款项目也越来越多。


10月,王慧到手10000元。这里要扣除一个客服3000多元的工资,扣除700多的系统使用费,再扣除车费、油费、房租,剩不下什么钱。她自己的人工基本是白搭在里面,老公还需要偶尔帮忙。“要不是前期投入了那么多,我真不想干了,再熬熬吧。”她说。


王慧说:“按接手时的公司政策,可以赚点生活费。但公司政策随意变化,很快就不赚钱了。”


李君是三个孩子的父亲,最小的孩子一周岁。因为孩子多而且年龄小,夫妻二人都不能外出打工。李君找父母借了几十万元,承包了中通快递在辽宁某乡镇的网点。


他一边展示账单,一边说:“本来派费刚开始是0.9元/件,算下来可以赚钱。签完合同几个月,派费降为0.8元/件了。”


李君接手网点,是看到国家鼓励快件下乡,以为这行会有美好的未来。他没想到派费越来越低,罚款越来越多。他说,扣去费用和罚款,派送每个快递可以剩下0.6元,而他的成本平摊在每个快件上刚好是0.6元。


李君说他们很难联系到总公司,总公司的政策也不考虑他们的实际情况。他提货往返要100多公里,为了满足总公司出台的时效签收,不得不买两个车。第一辆车装的差不多就要先回去,不然来不及。其他的由第二辆车拉。多一辆车,多一个司机,就增加了不少成本。“总部的政策不考虑实际,这些费用本来可以省下来。”


“这个春节不打烊,我们全年无休。春节期间其实商品件数很少,劳民伤财。我们不仅亏钱,还白搭人工和油费。”


李君说上级网点经常在微信群里下达各种通知,通知就是未来罚款的依据。基层网点处于弱势,无力反抗上级网点。但李君也知道,上级网点的日子也不好过。


李君给了我们他上级负责人的电话,但拨通后上级网点负责人拒绝接受采访。


李君后来发来一条短信,转述了刚才这位网点负责人的话:“如果接受采访,总部就会把他这个网点收回去。假如说他这个网点值三四百万,就给一百万,卖不卖?不卖就把你停掉,然后就给别人做。”


上级网点老板对李君说:“我要说了任何问题,我这个网点就没有了,我这么大岁数我出去还能干什么?”  


有的快递公司的确存在不得私自接受采访的禁令。下图是网传中通要求网点签的承诺书。上面第五条写着:“我承诺规避负面舆情,维护品牌形象,否则愿接受5万~10万元罚款。”


中通给出的解释是:“为真实客观传播企业信息,中通有明确的媒体采访接待管理制度,网点接受媒体采访需按照流程向总部报备。”



“通达系”每家公司都有几万个基层网点,例如韵达和中通都约为三万个。基层网点的老板更像快递员,一般不会亏损,但非常辛苦。从我们调研的情况看,大部分基层网点只能支撑一个家庭的吃穿用度,赚大钱是不可能的。


一级网点老板是那些直接和公司签约的网点,是快递公司的直接加盟商。他们以前日子过得不错,但2020年以后,以派送为主的一级网点活得越来越难。


五、加盟商无力改善快递员待遇


一级网点的生存也很艰难,无力改善快递员待遇。一位安徽亳州的资深业内人士说,在亳州极兔、申通、韵达大多是亏损的。2022年中报显示,韵达在全国有3850个直接加盟商。多位行业资深人士说,韵达以派送为主的一级网点目前大面积亏损。


一级网点没有和总公司谈条件的筹码,逆来顺受已是常态。很多加盟商在网点投入了整个身家,业务又几乎完全依赖总公司。总公司掌握着他们的生死大权。如果不是亏损严重,加盟商不敢反抗总公司的政策和指令。一位韵达加盟商说:“省总(快递公司的省负责人)就是我们的天。”


“通达系”不断出台罚款新政策。某公司2023年2月6日推出新政:第四天不签收,定为自动遗失。除了商品本身价值,每件加罚100元。一个平时每天都派发4万~5万件的宁波网点经理说,过年积压了好多件,这下要罚上百万元。


韵达湖南某网点经理展示了其2019年~2021年的收费和罚款汇总表。2019年仅9项,2020年增长到20项,2021年增长到28项。


以上表格中有一项费用叫做“平衡重量费”,2019年这项费用不足万元,而2021年这项费用达到了数十万元。为什么“平衡重量费”在两年之间变化如此大?


经理解释:“主要因为总公司的政策变了。”他说,这是总部单方面的调整,根本没有协商。他抱怨:“对网点有利的政策越调整越少了。”


窦立国说,“通达系”大部分公司现在给网点的派费完全不能养活快递员。而揽收也赚不到钱,由于公司市场部和“黄牛”(手里有特殊政策,可以低价揽收、跨区揽收的人),网点揽不到大客户,而小客户的利润很低。那么,派件没利润,取件没利润,还要面对一大堆罚款,加盟商确实很艰难。


以派送为主的网点尤其艰难。一个普通包裹,各公司给到一级网点的派送费用多在1元~1.3元之间。这些钱需要支付几十个环节,应付几十项罚款。


网点经营者中其实不乏管理高手,也不乏有资源优势的人。一位韵达网点老板说:“我的成本是行业最低。房子是自己的,车可以自己维修,管理水平大家有目共睹。”即使这样,按照目前的派费,他每单要亏0.2元。


还有一位极兔安徽某网点老板,逻辑缜密,深谙快递技巧。但是,他的派送业务也是亏损的。他说,不合理的地方太多,左右为难。签收率考核、时效签收、春节不打烊、好评率等等,各种罚款,让人看不到希望。他说:“再坚持几个月,不行就退出了。”


很多总部尽力在加盟商身上寻找利润来源。除了提高费用,提高考核,还通过向加盟商出售物料赚利润。2023年2月初,江苏某些快递网点反映,总公司按照网点人数发冬季工服,直接从系统扣款。但实际上,2月的江苏已经开始变暖,再过半个月就不需要冬季工服了。


网点最怕的,是遇到不讲道理的管理者。湖北某地是水果之乡,当地快递行业每天包裹发出量约为7万件。韵达网点每天发货量在1万单左右。但由于某些事情,省总把发货任务量提高到每天4万单。这导致该网点业务量完不成而被罚款。最高一周罚款14万元,半年罚款上百万。最终网点无法正常经营,只能低价拆分转让。


很多网点经营者准备出售网点,只是现在接盘者难找。一个极兔加盟商说,为了经营已经借了很多债,只求转让出去能还完债。


六、防止从“双赢”到“双输”


随着电商普及,配套的快递业也蓬勃发展。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《中国快递行业发展趋势与投资规划分析报告(2023-2028)》,2013年至今,快递行业的规模增长10倍以上。2021年,全国快递服务企业共派单1083亿件,14亿人每人每年平均收到77件快递;全国快递服务企业总收入突破1万亿,达10332.3亿元。


2020年以来,快递公司为争夺市场份额,不断降低服务价格,不断增加内部考核指标,消费者得以用更低的价格享受更好的服务。三年以来,快递公司的净利润也整体保持增长。看起来,快递公司和消费者实现了“双赢”。但这种“双赢”是以加盟商大面积亏损、快递员过劳且缺乏保障为代价的,这种模式注定不可持续。


物流行业知名专家杨达卿对《财经十一人》说,很多快递员缺乏归宿感,忧心老无所依,而快递一线的高流失率和缺员状态会影响服务品质。当前,中国快递企业稳定发展的根本支撑点在人,科技手段仍只是辅助。保障好人力,品质服务才有着落。没有快递员做支撑,品质快递无从谈起。


经济学理论说,竞争可以提高效率,增进社会福利。“通达系”的竞争错了吗?问题出在哪里?


经济学理论没错,快递业的确通过竞争提高了行业效率,增加了社会福利,但增加的福利并未公平惠及产业链上的所有环节,在快递公司、加盟商、快递员、消费者这四个环节中,首尾受益,中间受损,而受损的环节又无法维权。


事实上,从全国人大的《劳动法》《劳动合同法》《劳动争议调解仲裁法》《社会保险法》《工会法》《就业促进法》《职业病防治法》到国务院的《劳动保障监察条例》《工伤保险条例》《带薪年休假条例》《女职工劳动保护特别规定》,再到大量的部门规章和地方立法,中国保护劳动者权益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文件已经完备,保障劳动者的基本权益,本应是营商办企业的刚性成本。


2021年7月,在外卖骑手的权益保障成为社会焦点后,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八部门发布《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》,明确要求“平台企业采取劳务派遣等合作用工方式组织劳动者完成平台工作的,应选择具备合法经营资质的企业,并对其保障劳动者权益情况进行监督。”


这意味着“通达系”有义务监督快递员的权益保障情况。但法律角度,“通达系”与快递员并无劳动合同关系,承担保障义务的是“通达系”的加盟商,可他们本身就生存艰难,无法改善快递员待遇,无力承担快递员的社保支出。如果监管趋严,大批加盟商势必破产倒闭。


在“通达系”与加盟商的关系上,作为产业链核心环节,“通达系”的确可以利用自身的强势地位为加盟商定价,甚至可以先以高利润诱导加盟商投入大量资本,在合同期满之后通过降低价格、改变规则、增加罚款等形式调低合作者利润率。但是,在合同期满之前不可随意改变条款,如需改变需要协商,这是基本的法律义务。


但“通达系”在合同执行期间,单方面改变规则、降低加盟商服务价格、增加考核和罚款的现象层出不穷。“通达系”如此行事,依据的是和加盟商签订的格式合同,合同条款中往往规定总公司拥有随时调整规则的权力,但这种规定合法与否,存在争议。


快递员和各级网点的加盟商是快递行业的重要组成环节,在目前的行业格局下,当生存困难时,他们只能默默离开这个行业。而当加盟商和快递员的离开数量跨过了“临界点”,快递网络的运送效率就会大幅下降,快递公司和消费者曾经的“双赢”就会变成“双输”。


种种迹象表明,“临界点”已经不远。


尾注:快递公司的罚款收入估计方法


快递公司的罚款收入通常分为对快递员的罚款和对网点的罚款。根据《2021年中国快递员权益保障问卷调研》所显示的快递员每月罚款分布情况,以韵达为例,2021年韵达有18万快递员,快递员人均罚款每月高于300元,当年快递员罚款大于6.5亿元。而从资深从业者掌控的情况看,对于网点的罚款往往会高于对其快递员的罚款。以此估计,韵达2021年罚款收入大于13亿元。而2021年韵达净利润为15亿元。


按此方法估算,2021年圆通的罚款收入也大于当年净利润的一半,申通罚款收入大于当年净利润。


(应受访者请求,文中林强、王慧、李君为化名)
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财经十一人 (ID:caijingEleven),作者:刘建中 陈汐,编辑:马克

本内容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虎嗅立场。未经允许不得转载,授权事宜请联系 hezuo@huxiu.com
如对本稿件有异议或投诉,请联系tougao@huxiu.com

Tags:

相关文章